当前位置:新萄京娱乐场手机版 > www.1495.com > 阁下有害,太能整了

阁下有害,太能整了

文章作者:www.1495.com 上传时间:2019-06-15

《我们的钓鱼岛》演唱/ JY宝贝儿 作曲/ 曲婉婷作词/ 阁下 制作/ 阁下更多作品请关注阁下微博: www.1495.com 1

中年儒士吃了几筷子菜,道:“阁下真正想下江南,一探‘独步园’么?” “是有此意。” “阁下有把握能得到主人的邀请?” “有!” “失敬了!”中年儒士正襟道:“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此豪语,阁下真了不起。” 少年漫不在乎地道:“岂止如此,他邀请,还要看我高兴不高兴哩,我如高兴的话,就是叫东方青白迁出去,让给我住,也不怕他不照办!” “嗳嗳!”中年儒士连声道:“是是阁下喝酒过量,可要厨下送碗解酒汤来!” “什么话?”少年轩眉道:“阁下是以为我喝醉了,说酒话对么?” “那里,那里!”中年儒士道:“阁下少年豪气惊人,不过,我‘打流’几十年,有句话奉告阁下,祸从口出,幸而是在这里,远隔千里之外,如在江汉一带,阁下这句话,一入东方青白手下的耳朵,那那真难说了。” “哈哈!”少年仰面大笑起来,道:“多谢指教,我决非信口开河,乱说大话,阁下不妨拭目以待,最多一个月里,请听人家如何讲的,一定是‘锦绣别墅’换了主人,那个主人,就是我!” “是是我一定拭目以待,倾耳以听。”中年儒士有点坐立不安之状,还不时向楼梯口张望,好像大祸临头样子。 还好,伙汁已经下去了,楼上还只是他们两个人。 少年一顿酒斗沉声道:“阁下,在江湖上白跑了?怎么如此胆小脓包?” 中年儒士苦笑着,道:“阁下别误会,因为,我听人说,东方青白率领手下高手北上,这里,随时可能会有他的手下”“笑话!”少年轩眉道: “阁下可谓杯弓蛇影,草本皆兵了,东方青白怎会北来?又怎会有他的手下来这里?” “阁下有所不知,东方青白是专程赶来‘大行山’拜寿的,这里正是入山的要道” “太行山?”少年目光飞闪,道:“东方青白给谁拜寿?” “阁下可知道太行山有一座‘朝天堡’?” “知道。” “那就好了,‘朝天堡’堡主宫北剑,留名一个鹏字,阁下可知道?” “知道。” “东方青白就是来给宫北堡主拜寿。” “拜过了没有?” “大约已经拜过了。” “他们可会下山,路过这里。” “阁下怕他们?” “说句实话,凭我,实在不敢招惹他们。” 少年哑笑道:“还好,他们没有来这里,如果来了,我就要当面向他们打句招呼了,再没有,可惜他们运气好,还要我去找他们吧。” “找他们?” “是么,可免我急于南下江汉,在这里碰面,可以叫他们先准备回去搬家,免得临时手忙脚乱,我如果先到了,临时叫他们扫地出门,未免有点人情上欠周到。” “是是”中年儒士只顾低头喝闷酒,看也不敢看少年一眼。 少年笑了,一仰脖子,干了一斗,大约他的酒量实不大,面上通红如火,舌头也有点大了,道:“阁下是不相信我的话” “相信,相信,只是,别人定不会像我一样相信阁下。” 一顿,又道:“如在江汉,有人听到阁下这么说,不掩着耳朵跑掉才怪呢。” 少年斜睨着他,道:“阁下,你的消息很灵通啊,连东方青白北上拜寿,你都知道,真不简单!” “好说!”中年儒士道:“这不算什么,东方青白的财雄势大,所到之处,自有人高接远迎,当然他一到,马上传开了。” “不错!”少年道:“财可通神,有钱能使鬼推磨,那是因为他是东方青白,等于活财神,当然有人忙着拍他马屁。” 中年儒士只笑笑,没说话。 少年又问:“阁下,东方青白恐怕是迟到一步吧?” “迟到?阁下所言何意?” “因为,我也到了‘太行山’,并且很客气的给宫堡主拜过寿“呀!阁下一定是不得了的高人门下?或是名父之子?能惠教师门尊长么?” “萍水相逢,没有奉告的必要”少年轩眉道:“阁下勿怪,我从来不喜欢挟尊长之名,师门之势,向人眩耀,全靠我自己,天下唯自己最可靠,有成,是自己的本事,败亦是自己无能,如果靠着尊长与师门的威名,成不足荣,败则贻羞尊长,玷震师门,所以,阁下不必本根究底。” “好说!”中年儒士目中阴芒一闪,连道:“阁下真是了不起,与众不同,我也最佩服阁下这种舍我其谁的大丈夫气概,如果像‘关东大豪’,方不同的儿子那样动辄对人说他老子是谁,就是虎父犬子了,徒为识者所笑,只凭阁下这几句话,我就确实相信阁下不凡,不用问,也知道阁下出身之高明。” “阁下客气,还是说我们未完的话吧,你知道,我也是去拜寿的,为何不见东方青白?” “这就奇了!”中年儒士道:“以东方青白和宫北堡的交情而言,东方青白非到不可,何况,听说他和史南庄有和宫北堡同盟另创门户之说,他非来不可!” “可是,他迟到了!” “那除非临时有意外的特殊事故!” 少年点头道:“阁下分析得有理,可知是出了什么意外么?” 中年儒士身形一震震熟视着少年,道:“听是听人说,这几天,闹得满天风雨,却不知是真?是假?我本想上山去看看,可是,大病一场,还没痊愈,只好姑妄听之。” “阁下听到一些什么?” 中年儒士笑了,喝了一口酒,道:“据道上传说,真是叫人不相信,也是不可能的事,我看,还是不说的好。” “阁下,天下的事,无奇不有,请说说看,也可以比较阁下的见闻着底有多少?我也听人说了不少,正好比比谁的消息灵通?” “这个么?”中年儒士笑道:“就算我认输如何,愿听阁下的见闻。” “好吧,大家都说北宫堡被人制住在寿堂上,拔光了硬胡子,折毁了他们师徒的剑,一招抓掉甘总瓢把子的脑壳,让他来去如入无人之境,没有一个人敢于出手阻拦,对不?” “对!对!”中年懦士道:“正是这样,请问阁下,你相信这种事么?” “相信。” “相信?”中年儒士一呆,道:“根据什么?” “人人都这么说,不过大同小异,当然有其事实。” “阁下,请问当今之世,谁有这个胆了?谁能一招摘掉甘天王的脑瓢儿? 又有谁能把宫北剑的‘霹雳剑’毁去?何况,还有那么多的拜寿朋友,一切,一切,都叫人难以置信。” “可是,阁下别忘了,我也在当场呀。” 中年儒士失声呀呀道:“不错!我真糊涂,请问阁下,你是亲眼看到的么?” “是的。” 中年儒士几乎跳了起来,一掌按在桌上,瞪大了眼,道:“阁下,真的和大家所说的一样?那个小子是一个年纪很轻的小伙子?” “是,不过,阁下说错了话。” “什么?” “那位小伙子,和我差不多大” “呀!这还得了?” “阁下,他有这种身手,算得是一位少年英雄?” “当然,算是算得,而且,可称了不起的少年英雄,只是,手段太毒辣了些” “是么?阁下奈何以‘小子’称之?” “是是我说错了话,听说他是一代奇才,‘四海游龙’符大侠的儿子?” “谁说的?” “大家都这么说,他不久前,还到处贴了吓人的贴子呢?大家当然会猜到他身上。” “就是这点根据?” “除了符大侠儿子有这种吓死人的身手外,别人的儿子,也无此能力!” 少年点头道:“还算有理。” 他一仰面,道:“可是,大家并也知道符大侠的儿子却是只会读书,不会武功的。” “什么?我没听人说过,因为符大侠已十多年不知下落。” “我知道。” “呀!请教阁下如何知道的?” “因为,我和他们住在一起” “住在一起?阁下到底是” “同住在一个村子内,又是邻居,当然知道。” “这就奇了,请问阁下是住在什么地方?” “胡家村。” “胡家村在那一边?” “黄河之南。靠近‘龙驹寨’。” “呀!龙驹寨?只不是以前龙家的” “不错!”“阁下认识符大侠?” “当然。” “也认识符大侠的夫人和公子?” “还用问?” “可认识章大侠和他们的家里人?” “也认识。” “阁下怎会知道符家的公子不会武功?” “我和他们在一起读书,从来未见过他们会武,连我也可以把他们兄弟打得爬不起来。” 中年儒士笑了。 “阁下不信么?” “当然相信,只是,阁下到底年轻,不知道深藏不露的道理,符大侠的儿子,即使功力再高,也不会眩露出来的。 “这个,是另外一回事!”少年道: “阁下,还是谈东方青白吧,阁下可知道他们如果不下太行山,会在什么地方落脚?” “知道,呀,不太清楚!” “什么话!”少年不悦道:“阁下为何这样不干脆?” “阁下勿,我实不太清楚。” 少年突然笑了,道:“阁下,免了,我不会自己去找他们么?” “阁下请便,不过,最好还是” “阁下,你总是不相信我,把东方青白当作天神一样” “我是一片好意,东方青白最不好惹,他手下的高手又多,都是杀人不眨眼的。” “是么?”少年笑了,道:“我也是,而且,比他们更不好惹。” “这个” “阁下,可要试一下我的斤两?” “不!不!”中年儒士刚站起身来,少年笑道: “别怕,请安坐。” 一股无形的压力,硬生生把中年儒士安回座位,一点也反抗不了,中年儒士暗暗心惊,迅忖道: “主公真是功参造化的神人,短短的时间,竟把符家小子造成这样高不可测,真是叫人难以相信,主公既有如此不可恩议功力,尽可把符振扬,章大钧毙于掌下,又何必掩掩藏藏,反而造就仇人的儿子,让他成了养虎,万一反噬,岂非失策?” 又想道:“主公有鬼神不测之机,或有他的深意,我吴百用只是奉令行事而已,何必多想这些!” 他心中这么想,面上已变了色,更是赤黄难看,呆呆地瞪着少年,吸了一口气,还是说不出话来。 少年笑了,道:“阁下,只管轻斟慢酌,能告诉就告诉我,怕死,可以闭口免谈,我不会勉强你的,我还要找人呢,也该走了”说着,有起身离去之势。

阁下有一项很厉害的技能

任何不愉快的经历

七天时间

www.1495.com,阁下都能做到把他完全淡化

所以阁下的失恋周期是七天

……

七天后

之前的那些个莺莺燕燕花花草草

阁下再也无心理会

所有真实的怨念也不会告知旁人

阁下觉得有失气度

阁下是上仙

不能丢了分

……

阁下最擅长沉默

冷战绝不能输

前闺蜜离别也没见了一次

我没错啊

既然你冷漠又忽视

那你就走吧

不就是再也不见

……

阁下实在无法抵抗糖衣炮弹

糖衣有毒

唯几的糖衣不知道跑去哪里

在谁耳边蜜语甜言

就当喝了杯酒

醉了

醒了什么都没发生

……

离开就不再被需要

糖衣的婚礼阁下可能也不会去参加了

阁下做不到以往的亲密

阁下好久没有亲密朋友

阁下已不再尝糖衣

阁下真棒

阁下的外卖到了

喵~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www.1495.com,转载请注明出处:阁下有害,太能整了

关键词: